主页 > R恵生活 >Crying in the party-我的女儿 >

Crying in the party-我的女儿

发布时间:2020-08-13   浏览量:402   

 

Crying in the party-我的女儿

Crying in the party-我的女儿

说这个Party的故事之前,我想先开宗明义交代一点背景:我的女儿在两岁之前一段不知多长的时间,都是「撞聋」的,即是弱听。

医生说成因应该是她中耳积水,后来演变成脓。到她入幼儿园时,上课才几天老师便告诉我:「你女儿语言发现迟缓」我当时还发脾气骂老师说得太过分,可是到我发现她每次看我说话都是看我嘴巴、她背对我时完全不会反应我的呼唤、她看电视常常行到很前很前、到最后发展至听那些点读笔要较到最大声放在耳边才听到,我就知道她的问题不仅是语言发展迟缓,而是听觉出了问题。后来她在两岁四个月的时候,全身麻醉开刀动手术,开了两边的耳膜、又割走了鼻咽后的一块肉,希望能挽救听力。医生说手术是成功的,但她的耳朵内部始终被脓浸了很久,所以就算康复,也可能只有其他小孩的八成听力-其实八成,我已经很满足,手术前她弱的一只耳只有两成听力。

现在我的女儿三岁零两个月了。她还不能像其他同龄孩子说:「爸爸,你真真真係整湿咗我背囊喇!」这样複杂的话,她现在能说的话是这样的:「你好霸王!」「我唔要!」而她的听力开发得比其他孩子迟,所以她对说话的理解其实也没有其他同龄孩子掌握得好。有些词彙、说话的意思,她还不懂。如果我以语言教师身份去看我女儿的话,是的,其实她的语言发展依然迟缓,不过幸好她每天都改善中。

今晚我带子女到朋友家作客开Party,发生了一件小事,令我有很深的反省。在场的都是我中一已认识的好朋友,还有她们的伴侣。全部都是好人,都待我很好,都是我最好最可靠的朋友。到交换礼物的环节,大人交换礼物后,有一对好朋友她们很好,预备了礼物给在座的所有小孩子,包括我的子女。我的儿子收了礼物,很高兴,会说谢谢;所有小朋友收到礼物,都很高兴,都会说谢谢,这才是人与人之间基本的社交表现,对不对?

可是,到我女儿。她首先是极不满意,黑面,因为她的礼物太大了,我朋友找不到花纸,就以杂誌纸包起;她黑面之后,除了别过头去不收礼物,还转身向后面的姐姐埋手,一直指着那份礼物,意思是:「我想要姐姐的礼物!」但她没有这样说出口。然后我的朋友也真的有点不高兴,她说:「我是特意预备给你的,你不要,你放弃,就算了,没有礼物。」我也觉得很抱歉,但我又不能代替女儿收礼物,这样好像很贪心而且更不尊重我的朋友。当时我的想法是:我向女儿解释一下其实那个杂誌纸包裹的也是礼物吧,她明白了就会亲手收,说谢谢,回复到正常的社交表现。此时女儿似乎意识到自己没有礼物,就哭。

我安慰了她一会,她收声了,不过她还是不明白她其实是有礼物的。所以她就打另一个一岁小朋友的玩具的主意,开始时只是玩,后来更加「我嘅!我嘅!」打算抢,动手打那个一岁小朋友。我在旁边,所以她动手时碰到那个小孩的一刻,我立即拉起我女儿的手然后很大力的打了一下。她即刻大哭,我就拉她到一个房间,她继续哭,我不停为她抹泪,我坐在地上和她视线一样水平的对她说:「你不可以抢别人的玩具,你不可以动手。你是有玩具的!」,她继续哭,豆大的泪一滴一滴滴下来,好像她的言语不够表达她的情感,只有眼泪可以。

那时我在那个房间里,看着她的泪,我代入了她:她所认知的「礼物」都是有花纸包装,又或许是没有包装一看就知道是礼物的礼物。有点像我的瑞典朋友,我介绍他吃龟苓膏时,他耍手拧头,我说了很多次:「很好味!又有益!食得架!」,他都不肯吃。因为他的认知里这碗「黑色啫喱」不是工业原料就是老鼠药,不可能入口的,他认知里根本没有「龟苓膏」这个概念。所以女儿看见其他小朋友都有有花纸的礼物,而她收到的是杂誌纸包裹的不知是什幺东西的时候,她说认知的并不是「礼物」,而是「unknown」。就算我和姐姐都说「这是礼物」,可是这盒杂誌纸的东西又跟她理解的「礼物」概念和形象有出入,她便选择不相信-情况就像我的瑞典朋友,他最后都没有食龟苓膏。然后我女儿拒绝、而且觉得自己没有礼物所以就开始发脾气、抢他人的礼物据为己有之类。这是我所理解的因果。

可是我也不觉得我的朋友有做错什幺。她的反应是真实的。即是我预备一份礼物给你,而你贸然黑面拒绝,我也会因为你无规矩、失礼而不高兴,这是十分十分正常。在那房间里,我得出一个结论是:其实我女儿和朋友都没错,但前者有她的认知限制、后者被拒绝礼物而不高兴的反应也是人之常情。那我应该怎样去让双方理解呢?一个三岁和一个三十岁的朋友之间,如何和解呢?

我不敢把我想到的和我朋友说,如果我说:「我女儿没错,因为她对眼前这『礼物』的signifier和signified并不吻合……」,那其实对方可能只听到头五个字然后已在心里得出一个结论:「你纵容她,难怪她不会规矩。」所以我选择了一个最符合社交表现的方法:着我女儿道歉,因为她拒绝礼物的确是失礼了;然后再表明心迹:「我想收礼物。」这样。女儿泪痕都未乾,一边听我的指示,一边向我的朋友道歉,也在我半推半就地收下礼物。我叫她:「打开!打开你便知道这真的是礼物!」她有点疑惑,还是开了,开到三分一,见到是她极爱的泥胶玩具,她破涕为笑,说:「我想玩!」我叫她再说谢谢,她说了,我也再三向我的朋友说对不起。我的朋友说:「不用道歉,不过她真的需要教。」

是的。她真的需要教,不过在此之前更需要的是我的反省和学习。我其实不应该迫她。做父母是过程,不能一步到位,也没有一本天书去教我们「叮!」一声就懂得怎样做父母;而不同的孩子也有他/她的限制和界限,有些事情他/她不理解,就是不理解,我今晚的做法也只是令她权宜地作出了应该做的社交反应,而礼物的所指、对方的心意、礼仪……一切一切,我还有很多很多很多要教她。女儿,如果可以,我多希望送我的语言和驾驭文字的能力给你作圣诞礼物,这样你就不再迟缓、活在误解之中了。

再一次谢谢我的好朋友为我的子女预备了礼物,谢谢!祝大家圣诞快乐~

Crying in the party-我的女儿

图片来源:Flicker User:Brandon Faison https://flic.kr/p/9m1yaS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