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U亮生活 >四读主义:快速读,反覆读,大量读,多样读。 >

四读主义:快速读,反覆读,大量读,多样读。

发布时间:2020-06-26   浏览量:766   

 

四读主义:快速读,反覆读,大量读,多样读。

书中没有黄金屋,书中没有颜如玉,书中只有一条幽径,通向未知的、神祕的、趣味藏无尽的世界。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,只知道开卷有趣,十分有趣啊。

从小到大,听过无数个读书方法论,最有名的,像胡适读书有四到:眼到、口到、心到、手到,另外还有古代中国大儒的诸多语录,例如编辑成书的朱熹《朱子读书法》。因为「德不孤,必有邻」的相濡以沫情结,我喜欢阅读这类纪录。当然有些不大管用,尤其古人的某些经验谈──那时代经史子集再怎幺汗牛充栋,终究国文一科,文言文反覆背诵,读书百遍,其义自见,这些不适用于今日。

我最推荐的读书方法论,是许多许多年前张大春在接受採访时,提到的「快速读,反覆读,大量读,多样读。」

有的古板之人,看到快速读,就反射性的反弹,批评读书要慢要精要消化要专心,说得只有他自己懂阅读似的。但快读不代表略读,相反的,快速阅读和好书精读、经典熟读的概念是不违背的。简单说,快读是为了读得更精熟。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,不管如何一字一字细嚼慢嚥,如何字字照眼,行行入心,一些时日之后,几乎遗忘殆尽。怎幺办?人无法退抗记忆力退化的天理,吃什幺补品都没用,记得书中内容的最好办法,就是反覆读。「读书百遍,其义自见」,对现代人来说是「读书百遍,记性自现」。

快速和反覆是配套的,快不是囫囵吞枣,而是为了省下时间以备未来再次阅读。「快速」是引领「反覆」「大量」「多样」的火车头。若是慢慢读,温火缓读,一年大概只能读一两本。偏偏现代书种太多,每一种主题的书更多,好书读不完。为了辨别一本书是不是值得一读再读,这件事本身就足以令我们读到天荒地老。

这里说的书,就是书,不限定于文学书,文学书只是书的其中一类,位阶并不高过其他主题的书。听了很多文人撰文,痛批长叹,骂现代人不读书,或者书店沈沦,某些理由只不过是「今天去买李白诗集竟然跑了三家都没卖」,或是「书店的文学书陈列太少」……。然而让现代文学昂扬自傲的,正是前世代所欠缺的自然写作、饮食文学、运动散文等类型写作,以及传递科普知识的随笔杂文,这些写作,有赖于作者广泛阅读,阅读文学书之外其他主题书籍。多样读,以扩增视野,触类旁通,写出来的东西自然丰富层次。

因为很重要,所以再讲一遍,读书的诀要,是四读主义:「快速读,反覆读,大量读,多样读。」

张大春这句话是在一本叫做《阅读之旅》的旧书里看到的。这本书共两册,虽然出版时日久远,但和现在同属一个世代,阅读的环境大致不变,读书方法依然适用。里面给我最深印象的另有一篇,受访者是龚鹏程。

龚鹏程以博学、臭屁着称。龚鹏程自述,影响他最大的,是小学六年级时,在书展买到的武谱小册子《二十四腿击法》。顾名思义,这书讲的是以腿攻击的武术,讲究如何移动重心,改变方位,以不同部位踢腿出击。

龚鹏程依样画招,一路学,一路揣摩。为何揣摩?武谱是一招一招画出来的,武侠小说常见类似描述,侠客蒐获秘谱,除了口诀,便是图像,但这些图只把招式画出来,轻重缓急如何,如何前后缀联,眉眉角角,全凭体会。龚鹏程从中体悟到不同学问之间的跨界整合,这类跨越串连,对他日后为学研究,影响颇深。而影响他读书习惯更大的是前述腿击法强调的「移动重心、改变方位」,他因此领悟到,读书必须以各种视野、观念去观看书里内容,这样便能开启一个新的世界。(插个话:文人懂武术的不多,温瑞安、郑证因、张错、龚鹏程都是。)

读书的人,只要读到一定程度,一定有所心得,一定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模式,任何人的任何方法仅供参考,但听闻众读友分享经验,十分有趣。物以类聚,是世间最愉快的事。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MIKI Yoshihito

《胡适文选》

上一篇: 下一篇: